海底捞鱼形容什么生肖
我從七樓的窗看日子——涓子
作者簡介

葉子,本名左新國,1965年6月出生,安徽安慶人。1983年12月入路至鐵四局五處,曾先后擔任過分處工會、宣傳、組織干事、黨辦主任、公司黨委宣傳部、黨辦主任干事、項目工會主席、項目書記等職,現任中鐵四局重慶分公司紀委副書記、黨群工作部部長。

圖書簡介

詩文集從作者創作的大量作品中精選了100余篇(首),有部分作品曾發表于中央、省、市(局)級報刊、雜志。文集共分兩個部分,即:詩歌篇、散文篇。30年前,作者有幸成為新線鐵路建設者的一員,在筑路架橋之余,從工棚里開始悄悄做起“詩人”的夢想。他將詩的觸角深入到筑路生活的一些細小角落,用飽含真情的筆墨書寫身邊的人和事,反映筑路人的酸甜苦辣,抒發對美好生活的憧憬和向往,以及對人生的感悟和思考。他的詩歌既有大量抒情風格的,也有濃厚敘事、哲理意味的佳作,如文集中的《那個冬天》、《我心中的肖像》等就是這類風格的代表。有的詩歌飛瀑似的激情和反復的吟唱在讀者心中產生久久的共鳴,如詩作《雪落在戈壁灘上》等。近些年來,作者隨著對筑路一線生活多年的積淀和領悟,又開始進行了散文的嘗試和創作。他的散文既有對遠方故鄉、親人的思念,也有對筑路人的贊美和謳歌,更有通過季節的變化對人生的深思和感悟。如《外婆的心愿》、《感悟蘆花》、《石榴樹之悟...

在線閱讀電子書

獨坐燈前心靈獨白之一

  多年來,我都在背向詩歌作一次生命的遠游。對社會生活及人生命運的過多思考,使我懶以為詩或不能為詩。我不知道這是對生命與詩歌的絕望還是摯愛。今年初夏,我來到了美麗的山城重慶,又開始了一次“尋夢”似的跋涉。工作之余,我常常把自己關進一片小小的空間里,面對詩歌以及手中的筆或鼠標,我一直在和語言與心靈深處的某種無奈較量。我靜坐如佛,總是讓一張張無字的紙箋,在深長的呼吸中漂泊,祈愿擁有一片純靜、深遠的天空。


  前不久,從贛東北的第二故鄉瓷都景德鎮歸來,已是初冬時節。今夜,獨坐燈前,讓我感動并為之一振的是書桌上又多了幾本來自遠方的最新詩歌報刊,那放射著純潔光輝的文字使我沒有一點倦意。回想自己曾經走過的詩歌之旅,現在,我已是越來越感到有一種巨大的困難和我以及詩歌抗戰爭。退或是進?我不想說。


  我知道美好的果實從來不是舉手可得的。但面對金錢與世俗,虛偽與欺騙,我還是要固守詩歌,固守一種樸素,一種堅貞與永恒。因此,我總生活在一種掙扎、憂郁抑或迷惑的焦慮之中,我在心中一遍遍重復“愛情會有的,面包會有的,一切都會有的” 。一次次地寬容身邊存在的庸俗的事物和掌中單調的紋路,一句一句的剖析心靈深處的詩歌,每每此時,我似乎支離破碎的頭顱中便有了一種不尋常的激情和飛瀑的力量。


  詩歌有時使我身心疲憊,使我痛苦不堪,卻是我的生命有了更高的飛翔。我依然泅渡苦澀的海水向遠方行進,向生命與崇高親近,向夢中那輝煌的太陽靠近。我想,一個酷愛寫作的人,不應該過分奢望什么,只要用血和淚寫出擊穿靈魂的作品,便無愧于夜夜不息的燈火了,無愧于那些依然關心寬容激勵自己的人。


 獨坐燈前,我靜靜的堅守一片純凈的天空,用閃著熒光的筆帽小心地罩住這靈魂的筆者,做著生命與詩歌遠游的夢。


我們需要點詩意的生活心靈獨白之二

  記得2010年仲秋來到遙遠的大西北新疆蘭新鐵路二線工地之后,我曾對遠方的一位文友風趣的說:“千里迢迢,從內地到新疆我只帶上兩本書籍,一本是《鐵路建設項目標準化管理手冊》,一本是跟隨我20多年的《朦朧詩選》,可見我對這本書的癡愛。我既是一名蘭新鐵路建設者,又是一位尋夢的人。”而這位朋友笑曰:“一個對生活始終保持詩意的人,他的內心一定充滿著激情……”


  是的,20多年過去了,北島、顧城、舒婷、梁小斌、海子、駱一禾等一批朦朧派詩人的名字卻未曾淡忘,他們當年創作的詩句常常出現在我的腦海里:“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他來尋找光明”(顧城《一代人》);“我想在大地上畫滿窗子/讓所有習慣黑暗的眼睛/都習慣光明”(顧城《我是一個任性的孩子》;“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北島《回答》);“愛,不僅愛你偉岸的身軀/也愛你堅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舒婷《致橡樹》;“與其在懸崖上展覽千年/不如在愛人肩頭痛哭一晚”(舒婷《神女峰》);“我在這廣大的田野上行走/我沿著心靈的足跡尋找/那一切丟失了的/我都在認真思考”(梁小斌《中國,我的鑰匙丟了》);“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喂馬、劈柴、周游世界/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我們需要點詩意的生活。這些詩句不僅可以給我們以信念的支撐,也可以在我們落寞和孤獨時,為我們的內心取暖驅寒。


  當今社會,能夠做到漂洗原始欲望,過濾社會雜念,內心沉靜而無愧,真的很不容易。正是因為有像《朦朧詩選》一類書籍的存在,方能將我們的內心導向平和與寧靜。


  《朦朧詩選》已經陪伴我走過20多年人生路,它的大部分詩作是能夠直抵人心的。當面對困境、挫折乃至失意時,我總是想到它曾經給予我的信心和力量,啟迪和感悟,因為在內心深處我需要點詩意的生活,我需要這些穿透靈魂的詩句……


  有時,走在茫茫戈壁荒灘,我會忽然想到梁小斌的詩句:“我提醒你/有一朵花從你臉上被撕走/要記住  嬰兒時期的笑容……”走著走著,我的腳步會變得更加剛勁有力了。


  也許,我們都會漸漸老去,但《朦朧詩選》依然年輕。也許,命運有時對我們不公,但我們依然要微笑地面對生活,珍愛生命。


海底捞鱼形容什么生肖 11选5任5技巧 吉林时时开奖号码 时时彩历史记录查询 金堂乐翻天官网 手机app制作公司 乐享彩票是不是正规 藏分真的能出款吗 春秋彩票有人被骗吗 街机动物狂欢怎么赢钱 双色球胆拖金额 重庆时时彩 亚洲娱乐点点 北京塞车pk10预测 时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