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鱼形容什么生肖
文化網首頁|新聞|宣教|文化|文學|攝影|文明|多媒體|年鑒
歡迎您來到企業文化網!登錄|注冊
站群:
工會網 |電視新聞中心 |《鐵道建設》報 |農民工攝影比賽網 |文明網 |南京分公司 |電氣化公司 |裝飾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軌公司 |物資公司 |機電公司 |鋼結構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當前位置:文學 > 小說 > 正文

夏至舞娘(上)

發布日期:2013-12-06 來源:企業文化網
分享到:

夏至,鴰燥的“蓮花”風訊正從遙遠的海面升騰,被穿梭于大街小巷的的士車載廣播彌漫到城市的各個角落。但漚熱似乎絲毫沒有為其所動,依舊靜默的瞭望著眾生。從街上乘車回來的時候,仿佛無意間注意到大院里的木槿已經次第綻放,朵朵淺紫蕩漾枝頭。“伊們是蓮花,我只是木槿。比不得,比不得的。”一個微弱的聲息氤氳而來,又迅疾的散去了。是舞娘了。那個在夏至闔然而逝的卑微女子。

城子里下巷的伍阿公見到我,都要問細妹你看見伊了么?恰巧了我的身邊有人,都會拽了我的手說細妹你還不回去么?你還有很多功課沒有做完的吧?手掌間暗暗加了勁,示意我趕緊回去,不要搭理他。每每于此,伍阿公渾濁的眼眶里噙著的眼淚就要滾落下來了,我心底有些害怕,一邊答腔說伍阿公你莫要又哭吧,等我看見伊了就告訴你,一邊轉身跑遠了。

這天,伍阿公在我散學的校門口見到我了,說細妹你看見伊了么?我搖頭,說伍阿公我不認得你講的伊呢,我哪里會看見呢?伍阿公清冽的淚水頓時從他的眼底涌上來,抽噎著說細妹你莫哄瞞伍阿公啊,你哪里就不曉得伊呢?你跟伊生得肖模肖樣,肖模肖樣。

伍阿公的行徑引得散學的同學圍攏了過來,同年級的扈三起哄細妹你看見伊了么?看見了么?我恨恨的剜了他一眼,說伍阿公,我當真沒有看見伊呢,我送您回屋吧,伸了手去扶。就是這樣,就是這樣,你連伸手的樣子都肖像呢。伍阿公愈發的哭起來。我窘得臉通紅,不知所措。扈三倒不計較我的白眼,喊伍阿公,細妹要送你老人家回去呢,走吧,快走吧,要不她就先走了。伍阿公“呃”的一聲止了哭,望我,愣愣的說細妹你莫先走吧,我跟你回轉去。扈三搓了搓手,說細妹我跟你們一起吧,伍阿公腦殼有些不蠻清楚呢。

伍阿公,我跟伊當真肖像么?伊是干什么的?我從來沒有聽城子里的人提過伊呢。走在伍阿公的身邊,我忍不住好奇的問。伊是舞娘,在城子里住了大半年,不見了。伍阿公的聲音含混不清,說說停停。城子里的楚秀才講伊養私生子去了,鬼才信。楚秀才打伊的主意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你細妹不曉得這其中的事情的。

楚秀才是城子里的文人,但家道一直中落,秀才娘子要靠買賣些扎紙做成冥錢補貼家用。“唯有楚材,于斯為盛。”楚秀才捻著消瘦的下巴頦上的胡須,搖頭晃腦的沖來央請他寫家書、喜帖什么的街坊說,你們曉得岳麓學院的氣派么!那里的夫子講經論學好生了得。我當年也只是討得一個邊角腳的位置,坐了,聽了一堂課,現在都記憶猶新啊。

街坊呵呵的笑,說秀才肚子里墨水多,我們都是曉得的。以后還少不了要麻煩到你啊。秀才娘子淡淡的掛了笑,接腔,說你們莫要理會他那么多,還不曉得是哪時間的風光了。這日,三嬸娘進得楚秀才的屋里來。秀才娘子慌忙地放下手里的扎紙,笑著,端了凳子過來,說三嬸娘,您屋里收兒媳婦,我們也是要去討杯喜酒吃的。今天專門來寫喜帖,是要送給在鎮公所做事的舅老倌屋里那邊的親戚罷。又扭了頭,說秀才,你莫要總在那里啰嗦了,上心寫工整了才好,莫讓三嬸娘這邊失了體面。不慌,不慌的,帖子要明天才送過去。三嬸娘也笑著,落了座,把要寫帖子的名單遞給了楚秀才。說著轉了身,拿了一張藍色的扎紙一邊折,一邊和秀才娘子講話。

楚秀才見了,知三嬸娘是等著要把帖子拿走的,也不好懈怠,就把名單仔細的看了,又問準了兩個名字中的字,起身去廂屋凈手研磨出來,工整的寫起帖子來。

前天宣爺那邊的屋里搬來一戶外地人,三男兩女,深居簡出。但城子就只有這么大,環城子流淌的漣水,傳出清晨洗衣的棒槌聲,都能驚醒了城子里最深的夢。三五天不到,街鄰們就探聽到了那三個男人都是雇工,卻也和那兩個女人沾親帶故的。反倒是那兩個女人,成了街鄰們的心思。

兩個女人單從相貌上看,有幾分掛像的似姐妹,但揣測她們的舉止又不似有了血緣牽系的人。宣爺屋里的長侄媳一來二去的到租賃出去了的屋子里討家用的零碎東西,就帶出來消息。說每次見到那年紀略長些的女人和那愈發俏麗些的女人說話,嗓子里總是帶出來一種哀哀般的乞求,不曉得是她前世哪輩子欠了那妹妹的呢。你憑了什么就說她們一定是姊妹了?昨天那個在街市口楞屠匠攤子上稱精肉的男人,不是漏了半句他們只有一個當家的。有街鄰疑惑了,咭問。那我就不曉得了,也不至于要直通通的就去詢問了來吧。左右她們寫了租賃的條子,好像要在這里住很長時間的架勢。等以后熟悉了,就自然曉得。宣爺屋里的長侄媳有絲悻悻然,勉強的笑了,說著,要走。另一個街鄰就喊住了她,說,你來來回回的也去了幾趟了,總曉得她們的稱號了吧。也不至于我們喊她們大女人、小女人,失了街坊鄰舍的禮數。宣爺屋里的長侄媳“呃”了一聲,說當真忽視了這個事體呢,似乎記得那大女人喊過舞娘的名字,只怕就是小女人的稱號了。說完,她的眼睛微微瞇縫起來,咳嗽著清了清嗓子,壓低了聲音,又說不如你們到愣屠匠那里去問問,碰許他和到攤子上買精肉的那屋里的雇工扯聊過,曉得的情況比我們多。

街鄰們聽了,閑閑的扯開了話題,散了。

夜幕罩了下來,城子里的門戶里漏出的光,交織斑駁在青石板的街道上了。

楚秀才寫喜帖的時候,才記起三嬸娘的細崽大號是齊家賢。一個賢字,當真是應了命理的。他心底這般想著,手里的筆就停了下來,對沉靜下來一起扎冥錢的兩個女人說,三寶的大號起的好,還要扶搖了他的前程,取了功名回來,光宗耀祖。

三嬸娘連忙起身,對楚秀才笑著,說借得秀才吉言,我代了三寶先謝過了。秀才娘子也站了起來,挨著三嬸娘的話音一落,就扯了她的衣衫角,說哪里就值當著一個謝字了呢,實在是你屋里的三寶給城子里的伢崽們做了典范,出人頭地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楚秀才不滿意秀才娘子的話,剛要張口,就被秀才娘子斜斜橫過來的目光制住了,把到了嘴邊的話和著一口茶水,“咕”的一聲,吞進嗓子里。三嬸娘也是見到了秀才娘子的橫眼的,她不做聲色,掉轉了頭,說秀才,帖子剩不了幾張沒有寫好的了吧?是咧,是咧,你再吃杯茶,這功夫間就好了的。楚秀才說著,端起了筆,釅釅的在硯臺里沾了墨,安心寫帖子。

秀才娘子是何等人物?哪里又看不出三嬸娘的心思。平日里,她耳朵里灌進去的都是楚秀才的夫子倫理常剛,久了,多少也沉浸了一些到心底,做了行為處事的規矩。但她又是要做些手頭這樣的小本買賣補貼家用的,只說那些給屋里有白喜喪事的街鄰幫忙的人,來買黃泉路上的開銷用品,多是匆忙慌張,卻不耽誤言語的,于是乎,那白喜人家屋里鮮為人知的糾結紛爭榮華富貴都因為喪事操辦的排場、禮數,甚或是棺木加袍的樣式都流淌到了秀才娘子的鋪面上,仿佛那些被揀動的冥錢扎紙,進進出出的,渾然陰陽兩界,不過一把灰燼連系起來。死者為大,自是不能刻薄沖撞的了,也省得夜半走路,被聽到了妄語的魂魄轉回來要個明正說法而驚了心,徒增一絲愧疚惶恐。但,生者是要永遠被議論和關注著的。三嬸娘屋里的三寶就處于這么一個視角里。

文章錄入:luhui      責任編輯:李茂
相關閱讀
姚李論壇

皖公網安備 34011102000143號

海底捞鱼形容什么生肖 北京pk赛车官网直播 重庆欢乐生肖玩法 比分波胆窍门 pk10精准高手交流群 竞彩2串一稳 1977通比牛牛的规律 百年三肖六码com 北京塞车pk拾开奖 王王中王高手论坛 51pk10全天计划网 幸运飞艇大小单双滚雪球 抢庄牌九游戏 快三高手大小单双 神来棋牌下载